首页>

龙泉多大山 其西南一百余里诸山为尤深

时间:2020-10-31 07:10:59 /人气:759 ℃

来自威小人物的回答:


看松庵记
宋濂
龙泉多大山,其西南一百余里诸山为尤深,有四旁奋起而中洼下者,状类箕筐,人因号之为“匡山”。山多髯松,弥望入青云,新翠照人如濯。松上薜萝份份披披,横敷数十寻,嫩绿可咽。松根茯苓,其大如斗,杂以黄精、前胡及牡鞠之苗,采之可茹。
吾 友章君三益乐之,新结庵庐其间。庵之西南若干步,有深渊二,蛟龙潜于其中,云英英腾上,顷刻覆山谷,其色正白,若大海茫无津涯,大风东来,辄飘去,君复为 构烟云万顷亭。庵之东北又若干步,山益高,峰峦益峭刻,气势欲连霄汉,南望闽中数百里,嘉树帖帖地上如荠,君复为构唯天在上亭。庵之正南又若干步,地明迥 爽洁,东西北诸峰,皆竞秀献状,令人爱玩忘倦,兼之可琴可奕,可挈尊罍而饮,无不宜者,君复为构环中亭。
君诗书之暇,被鹤氅衣,支九节筇①,历游三亭中,退坐庵庐,回睇髯松,如元夫、巨人拱揖左右。君注视之久,精神凝合,物我两忘,恍若与古豪杰共语千载之上。君乐甚,起穿谢公屐,日歌吟万松间,屐声锵然合节,与歌声相答和。髯松似解君意,亦微微作笙箫音以相娱。君唶②曰:“此予得看松之趣者也。”遂以名其庵庐云。
龙泉之人士,闻而疑之曰:“章君负济世长才,当闽寇压境,尝树旗鼓,砺戈矛,帅众而捣退之,盖有意植勋业以自见者。 今乃以‘看松’名庵,若隐居者之为,将鄙世之胶扰而不之狎耶,抑以斯人不足与,而有取于松也?”金华宋濂窃不谓然。夫植物之中,禀贞刚之气者,唯松为独 多。尝昧昧思之:一气方伸,根而蕴者, 荄而敛者,莫不振翘舒荣以逞妍于一时;及夫秋高气清,霜露既降,则皆黄陨而无余矣。其能凌岁寒而不易行者,非松也耶?是故昔之君子每托之以自厉,求君之志,盖亦若斯而已。君之处也,与松为伍,则嶷然有以自立;及其为时而出,刚贞自持,不为物议之所移夺,卒能立事功而泽生民,初亦未尝与松柏相悖也。或者不知,强谓君忘世,而致疑于出处间,可不可乎?
(选自《宋濂全集》,有删改)
【参考译文】
龙泉地区多是大山,它西南一百余里的那些大山尤其深邃,有一座山四面高耸,中间低洼,形状如“箕筐”,人们因此取名为“匡山”。山上 有很多髯松,远望去如同进入青云中,翠绿照人明净秀丽。松上的薜荔和女萝散乱飘动,铺展开有数十寻,颜色嫩绿。松根的茯苓,大的像斗,夹杂着黄精、前胡及 牡鞠的苗木,才来可以吃。
我的朋友章三益喜欢这里,刚刚在这里筑造草舍。草舍的西南若干步,有两道深渊,蛟龙潜游在渊中,云气升腾而上,一会儿就 覆盖了山谷,颜色很白,像大海茫茫没有边际,大风从东边来,立刻飘散了,章三益为此建造烟云万顷亭。草舍的东北若干步,山更加高,峰峦更加陡峭,气势想要 连接霄汉,向南望闽中数百里,好看的树木贴在地上如同荠菜一般,章三益又为此建造唯天在上亭。草舍的正南面又若干步,地明净幽远清爽洁净,东西北三面的山 峰都竞相展现秀美的情态,令人喜欢赏玩忘记疲倦,加上可以弹琴、下棋,又可以携带酒器饮酒,没有不适宜的,章三益又为此建造环中亭。
章三益写诗读 书的空暇,披着鹤氅衣,拄着竹杖,游历三座亭子,回去后坐在草舍中,回看髯松,像元夫、巨人在左右拱揖。章三益注视时间长了,与松树心意相通,精神相合, 达到物我两忘的境界,恍然好像与古代的豪杰共语千年。章三益很高兴,起来穿上谢公屐,每天在万松间歌吟,脚步声铿然合节,和歌吟声互为应答。髯松好像懂得 章三益的心意,也微微发出笙箫声来相娱乐。章三益赞叹说“这是我得到的看松之趣。”因此把草舍命名为“看松庵”。
龙泉地区的一些人士听到后怀疑的 说:“章三益具有救世的优异才能,当福建贼寇逼近时,他曾经树起旗帜,磨砺兵器,率众击退了他们,大概是希望建立功业来显露自己!现在竟然用‘看松’命名 草屋,像隐居者的作为,躲避世俗的纠缠而不让人接近,难道是因为人不值得取得,而从松那里获取吗?”金华人宋濂私下不这样认为。植物中表现出贞刚之气的, 松最多。我曾经深深思考:一气方伸,根蕴藏的、敛藏的,没有不振翅舒荣夸耀美丽于一时的;等到秋高气爽,霜露降落以后,都发黄陨落没有剩下的。那些能够冒 着每年的严寒而不改变品行的,不是松树吗!因此从前的君子常常借松树来激励自己,推求章三益的志向,大概也像是这样的吧。章三益隐居,和松树为邻,能够坚 持自己的节操;等到他出来做官,也能刚贞自持,不会因为外人的议论而改变,最终能够建立功业使百姓收到恩惠,也不与松柏的志趣相违背。有的人不了解,硬说 章三益忘世,以至于怀疑他隐居,可不可以呢?


乐豪发老虎机|万博体育max客户端下载|网站地图